山柳菊

⁄(⁄ ⁄ ⁄ω⁄ ⁄ ⁄)⁄

【韩张】ppt不如你好看 2

陈果站在梧桐树荫里向不远处的档案馆张望,见到唐柔走来就急忙迎上去挽住他的手臂,贴着她的耳朵问:“嗳这人谁啊?”问完还小心翼翼地往后撇一眼,生怕阿瑞斯听见。
唐柔看他一脸怂样,顿时觉得好笑,“你不记得啦?昨晚你说像包青天那个,韩文清啊。”
陈果赶忙去捂她的嘴,“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我怕被寻仇。”
唐柔绷不住了,喘气似的笑起来,边嗔骂道:“你上学期不还喜欢校园恶霸只爱我这款吗,还把台湾那部什么电影看了好几遍。”
陈果嘁了一声,“说到这个,我老部长云秀姐刚给我推了个台剧,台剧简直就是玛丽苏热爱人士的瑰宝哇……”
回到迎新处,正看见苏沐橙在招呼一个男生往这边走,陈果和唐柔把脸上因为谈论玛丽苏而浮现的奇怪表情收收好,朝两人点头微笑。
等他们走出五六米后,陈果拉着唐柔快步走到太阳伞下,从孙哲平手里抢回小风扇,又转头问张佳乐:“刚刚是哪个啊?”张佳乐翻了翻签到表“张新杰”
喔唷,那个,照片上也是白白净净的,看着就很乖。
苏沐橙也是参与了昨晚的讨论的,不过现在她可不这么想了。张新杰戴上眼镜之后,照片上略显迷离的眼神立马变得犀利起来,脸上线条也比照片要凌厉许多。
张新杰倒是不知道自己引发的这些讨论,记好师姐的嘱咐,他先按着标识找到拍照的地方。
办公室里的老师让他在蓝布前坐下,拿着一个电脑摄像头在他脸前20厘米的地方停顿了不过3秒钟,他就听到一句“可以了,去录信息吧”
张新杰“……”这也太随意了吧
走到隔壁的会议室,张新杰挑了一个空椅子坐下,把身份证递给了录入信息的师姐。等待的时候,张新杰环顾四周,隔壁的男生显然也在等师姐打字。感受到他的目光,男生也转过头来看了看他。
长得很…野性。
大约前后两三秒,两位师姐都完成了录入,说他们可以离开了。张新杰要回宿舍收拾东西,男生看起来跟他也同路,张新杰便对他说:“我是资源专业的,张新杰,你是什么专业的?”
男生说:“韩文清,专业和你一样”
两人自然而然地走近了些,各自聊了聊自己的家乡和高中。
学校不大,近海,绿化不错,梧桐树荫打在地上,Q市的海风经过枝桠的过滤柔和地抚摸行人,流浪猫蜷在灌木丛下打盹。
好像…也还不错。
但宿舍真是不敢恭维,在Q市土生土长的韩文清也不想把它归在一般宿舍水平。
不过有一点好是正聊的投机的两人发现他们是同一个宿舍的。

【韩张】ppt不如你好看 1

有私设年龄



八月末,全国各高校开始返校,新生们手拎肩扛着打点许久的行李第一次迈入自己即将要生活四年的学校。
大学自然是没有班主任来操心新生入学这些琐事的,团委老师也一早就点了人去迎新处和档案馆干活,自己就窝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负责拍个注定会让所有新生后悔终生的照片。
一群大二的刚当上师哥师姐,也是新鲜得不行,挤在几个太阳伞下举着小风扇对着脸狂吹也不觉得辛苦。张佳乐一大早就张罗着搬椅子桌子,跑前跑后出了不少力,这才能光明正大的坐在摆满小册子和学生卡的桌子后面,撑着腮帮子等师弟师妹们找过来。孙哲平坐在他身后,跟几个同学围了一圈打UNO,剩下几个女生坐在一块打量着来领东西的新生们,捂着嘴讨论他们学生卡上的照片和真人的差距。
陈果:诶诶诶我昨晚挑的几个你们记得留给我啊,我要先在帅气的小师弟心中留下好印象!
唐柔:那你可不得跑档案馆十几回,累不死你
苏沐橙:唐柔妹子,你忘了她的人生格言是“帅哥就是原动力吗”?
结果前面来的几个,真人与照片大不相符,陈果强忍着心里的落差,还是尽心尽力地把他们带到档案馆,又细细嘱咐他们要办的事,看他们进了门才返身。
路上迎面碰见唐柔带着一高高壮壮的男生,陈果不动声色地走得慢了些,内心早已溢满泪水,看着好像挺帅的,为什么没轮到我!
陈果贪靓摘了眼镜,又觉得眼睛干不想戴隐形,直到唐柔和那男生走到面前五六米才看清楚男生的长相。
我的个…………是真·凶啊!让人想跪下双手奉钱包而且还不能挡道的那种,却又丰神俊朗,大概阿瑞斯入凡间的时候也会选择这样的皮囊吧。

终于………(含泪而笑)我们中有一个跳出白嫖的限定了……你已经是个成熟的英雄了,拜托,请开始写文

鹿小猴:

感谢不厌其烦帮我看效果的大宝贝 @山柳菊 和小宝贝 @锋  银   时  代 

角色、杂志乱七八糟的剪了剪,不色气肯定是因为我太正直

嗑着凯度过了两年了,却依旧白嫖,实在过意不去,激情难耐下集中的嗑了下15、16年的小哥哥

原来大学假期这么长,还没有作业,也没有哥哥,果真寂寞如雪


BGM:易燃易爆炸-陈粒

素材均来自网络

Toyamo:

无马鞍骑马术是2010年get的技能👆
不管用了多少龌龊肮脏的手段,你依然阻止不了他前进的脚步。
得道者多助❤

致同人作者:请尊重你笔下的人物

十四哥哥-:

自勉


灯说:



抱歉,tag已删,并非是要指点江山,只是要说两句我的心里话,作为读者也作为作者。不只针对启红圈。




今天刚刷完被某些人捧为启红圈镇圈神作的《典狱司》,实在是心情复杂,又觉得非常可悲。我直说,这篇文我根本看不下去,无论是人设还是逻辑方面,都是有很大问题的,把张启山和二月红的名字替换掉,随随便便换成一个谁的名字,你还能看出这是一篇启红文吗?就连吃原耽我也不会看这种题材的文,xing虐,强制xi毒,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会对一个人造成极强的伤害,这叫爱吗?不论是什么原因,都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来诠释“爱”,或者说,无论爱的有多深,都不能以此来推诿所犯下的这种种罪行。之前我还在双黑圈看过一篇轮x的文,我很震惊,也很生气,如果这是出于对原作人物的喜欢,我宁愿这些人不要来喜欢他们,有的粮,产了不如不产。




想问一下现在的启红写手们,你们所理解的张启山和二月红是什么样的呢?不只是启红,希望每个同人写手在写文之前,都能对自己要写的人物有一个较为完整的了解和较为正确的认识。在我心中的启红既不该是渣攻贱受也不该是普通的军爷戏子,佛爷心怀家国大义,二爷更是专情重义、身怀绝技之人,启红文不该是只拘泥于小情小爱、你侬我侬,更甚者如前文所提那般的文章,作为一个读者来说,恕我不能接受。




最近有朋友跟我吐槽,说启红tag里的文最近太辣眼睛,启红原来真的很冷,基本没有什么粮可以吃,好几天没几篇新文可看,如今剧播总算又注入了一些新鲜血液,我个人已经觉得很开心、很满足了,但我期望的不是现在的这种状况……启红又不热,你写了也吸不了多少粉,既然咱们要写,就好好的写可以吗?争取让咱们这个圈子粮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品粮。




既然选择了写同人,就应该尊重原著作品,au可以有,私设可以有,但人物的不ooc是基本,当然,每个人对于原作人物的理解都会有差异,但是总归不能跳脱的太厉害。每个写手都应该为自己写的文负起责任,尽量客观的对待他们,而不是掺杂个人的太多喜好与感情。尤其是粉丝比较多的写手,你要明白,有很多人在看你的文,你的文可能会给他们造成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影响,带节奏不怕,请往好的方向带,多给你的粉丝带来一些好的影响。现在的同人圈低龄化趋势愈发明显,很多人的心智还不够成熟,三观建立的还不够正确完整,追随明显非常盲目,粉丝越多,就更应该向他们传递一些好的东西,而不是自视甚高洋洋得意,更甚者相互捧臭脚一个两个都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写作应心诚,这是我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我认为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读者,对得起笔下的人物,只有自己用心写出来的文章,得到别人的夸赞和肯定才是有成就的。恕我直言,无论是多么香艳的肉、多么齁人的糖、多么高端的描写,人物ooc就是ooc,这依然不能改变,也请大家看文的时候多带点脑子。建议有些写手可以去写原创,爱看什么的都有,而不是蹲在同人圈里写这些换个人名随随便便就是谁的东西。如果是为了蹭热度、吸粉、迎合大众,那更辣鸡,写文是因为热爱,同人更是如此。




之前看到一个作者说很无奈,认认真真写的文没人看,随手写的段子或者肉就一堆人叫好。我也的确感觉如此,拿双黑为例,我随手写的一篇肉,随手写的一篇我自己都不能认同的文,热度比我正儿八经构思的文章热度还要高,我感觉很可悲,请允许我再开个地图炮,纯为了吃肉吃糖吃粮就无脑叫好的读者们,还是请去多学学习,看看正儿八经的文学名著吧,网络小说或同人文归根结底还是无法拯救你的审美以及对于角色正确的认识,毕竟同人文看的再多也没有什么可显摆的地方。喜欢无脑吃糖的,不如挑一篇傻白甜把人物名字全部替换成你想看的人,喜欢无脑吃肉的,干脆去看高h文好了。




还有一些话想说很久了,冒着被喷的风险还是憋不住要说出来了:对于现在某圈流行的嫖原作角色的风气,还是想说,有这个时间不如多去产点正儿八经的粮……不针对任何人,只是我觉得写原著角色x作者本人实在对原著角色太不尊重了一些,个人雷,所以也纯属个人想法,写一篇图个好玩也就算了,适可而止吧。你可以写我也可以不吃,但是真的不是我上赶着去看啊,别人的推荐里能看到,如果我关注了你也能看到,但是我关注你并不是为了想看你产这些的……




另,关于肉,我很早之前写过一篇见解,为了方便直接粘贴过来,lo主是个强迫症+完美主义+精神洁癖,首先是对任何同人耽美都不吃多p和sm,雷点多,所以意见也会有偏颇。人各有所爱,也各有所长,我只点评一下我对此的理解与看法,尽量不偏激:







现在的耽美同人中,肉的部分所占比例太重,抛去文笔等方面(也就是h片段写的好坏),我还是认为颇有本末倒置。一篇几千字的文章中1/3、1/2乃至2/3都是写h,真的让人略不能理解,h的本身是为了推动情节发展,增进人物感情,但在前因后果等背景还未交待清、仅通过h片段来表达人物感情,我觉得还是不甚高明的。




这也是为什么耽美总是放不上台面的原因之一,或许在某些方面确实满足了一些人的心理需求与yy,但过多淫hui描写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拉低文章的高度,而且的确会对于一些三观未建立好的读者造成一些影响。




我觉得分辨文章的好坏,除了梗是否吸人眼球,遣词造句、文风、笔力也是至关重要的,而描写h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不需要这些的,毕竟写耽美的女性较多,不可能有过亲身实践,也只是从别的地方学习而来,所以其实描写上都是大同小异。




然而现在,因为读者群体的不成熟,因为圈内的导向,仅靠肉博人眼球的同人文越来越受欢迎,我觉得会让为肉而写文的GN越来越多,真正重视剧情情节发展的会越来越少。同时,一味追求梗和肉是否吸引人,也会容易导致原著人物OOC,这也是我对现在很多肉多的同人不敢恭维的原因之一。




举个例子,很多同人文小攻小受替换成哪一对cp看着都可以,因为h片段本身就是以动作描写占多,而最能突出人物形象个性的语言描写以及独特的心理神态描写减弱,所以在根本上其实是削弱了这对cp独特的萌点。而且在所谓“欲望”的驱使下,桥段的大同小异暂且不说,人物本身的性格也会遭到扭曲。虽然耽美分攻受,但好歹也都是条好汉子,写的这么娘炮这么娇媚是闹哪样啊?从原书中哪里看得出来人物在床上会这么骚浪贱啊?




毕竟大家都是写同人,还是要尊重原著中的人物形象,在此恳求诸位同好,请把原著人物当成他们本身来写,而不是为了迎合你的情节强硬安上他们的名号,请让你的人物在笔下有最起码的尊严,而不是为了肉欲情爱丧失尊严和理智。欲望谁都有,但不是所有人都为之沉迷,现在耽美文(包括耽美同人)中攻不停向受索取的描写几乎已成常态,而这已经显示出了人性中丑陋贪婪不知满足的一面,而忽略了人本身就拥有、会因为“爱”与“在乎”、“敬重”而更加强大的自制力。




写此并不是因为看不惯圈中靠肉圈粉的人,毕竟还是那句话,各有所爱各有所长,只是觉得现在耽美及耽美同人圈中,文章的文学性学术性应该再高一些,否则导向和风气会越来越奇怪。虽说只是同人自娱自乐,也请尊重善待笔下每个人物,斟酌下笔,因为人物本身就在那里,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设定,剩下自己yy的部分还是不要太过了好,下笔之前还是该有一些揣摩。只喜欢看肉的读者,还不如去看看原创高h耽美,只喜欢写肉的文手,也不如把原著中人物的名字摘了再大胆创作。







最后,给大家摘录林语堂老先生说过的一段话:




我劝诸位不要做文人,因为做文人非遭同行臭骂不可,但是有人性好文学,总要掉弄文墨。既做文人,而不预备成为文妓,就只有一道:就是带一点丈夫气,说自己胸中的话,不要取媚于世,这样身分自会高。要有点胆量,独抒己见,不随波逐流,就是文人的身分。所言是真知灼见的话,所见是高人一等之理,所写是优美动人的文,独往独来,存真保诚,有气骨,有识见,有操守,这样的文人是做得的。袁中郎说得好:“物之传者必以质,(质就是诚实,不空疏,有自己的见地,这是由思与学炼来的。)文之不传,非不工也。树之不实,非无花叶也。人之不泽,非无肤发也。文章亦尔。(一人必有一人忠实的思想骨干,文字辞藻都是余事。)行世者必真,悦俗者必媚,真久必见,媚久必厌,自然之理也。”这样就同时可以做文人,也可以做人。




以上,还请雅正。与君共勉,以此自戒。


今天收到了龙战于野!!好开心!!
决定第一次写收本po是因为看到主催妹子被举报了,举报太过分了吧,雾霾又不是妹子和快递的错,就是在中转站呆几天,再说雾霾天送快递的话万一要有什么意外本子丢了你又要举报,等几天会怎样,是不是有毛病??

大家都紧张本子没错,但就是有些不可抗力啊,有什么事情好好讲一讲不行吗,就知道举报举报,举报你x

如果不是因为爱,谁要为了这些事劳心劳力还要受人举报呢。总之希望以后网路上少一些总想按一下举报键的白痴。
@鹿小猴 还要谢谢我的宝贝帮我背本子
我爱你,得闲饮茶💅🏿

四十五亿又四千三百万年

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

之前说的要写的爱情小说。以及这个故事参加了一个征文比赛,地址



http://www.wcsfa.com/wlkhds_detail.php?id=289



如果你点进去,就能看见一个……我呕心沥血写的作品简介。我也不想拉票,反正let you know我在大力转型就对了!




好了正文




他上医院去。医院是一栋六层展开的折叠建筑,有着13个棱角和27个大门。他从第9号门走了进去,楼梯直接通到8.27层。尽头第二个就是她的病房,这条路他已经很熟悉了。


 


“喂,带了什么新闻来?”她捧着脸说道。


“我叫XSL-1341235679,不叫喂。”他说。


“太长了,记不住!”她抗议道。


“你自己的名字也有这么长。”他说。


“我连自己的名字也记不住了!”她说。


 


他首先把盒饭放下,然后在床边坐定,开始说话。她乌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他开始讲新闻:“距离三月凌空日还有15天。基因局提出增加4500名电工席位,3000个电工家庭拿到了额外生育配额。阿尔法2小时前的光线非常黯淡,降雨量雨320毫米。医院门口,一台飞行器以240km/h的速度轰鸣而过,溅了一个小孩一身泥水,它发出130分贝的哭泣,家长提着尾巴打…………”


 


她打了个哈欠。“今天吃什么?”


 


他打开饭盒,里面是一盒萝卜。


 


她问,“我是不是要死了?”


他答,“你是要死了。”


她说,“那你给我吃这个?”


他说,“这两句话没有因果关系啊。”


 


她头头是道,“怎么没有关系呢,智慧生物要死了,心情都会不好。心情不好了,就想吃点好吃的……”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本古旧的《当代公民知识普及通识读本》,“公民手册第一百八十一条,生物会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他一字一句地念道,“第二百二十六条,宇宙在不可避免地走向熵增……”


“所以呢?”她眨眨眼。


“你在经历的是宇宙终极事业的一环,没有必要心情不好。”他说,“吃萝卜吧。”


 


他把萝卜推到她眼前。她凝视许久。


 


她问,“为什么是萝卜?”


他答,“萝卜便宜又营养。”


她问,“可我想吃白菜。”


他答,“白菜30块一斤。”


 


她大声反驳,“可我现在在建设宇宙终极事业!宇宙终极事业是很累的,需要更多菜式补充能量……”


 


他又翻出公民手册来,对她进行通识教育。“公民手册第三百六十二条,死亡以后,生物体的残骸成为生物地质化学循环的一部分………”他念道,“第五百六十四条,孤立系统的能量永远守恒。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其它物体……”


“所以呢?”她撇撇嘴。


“所以你再多补充能量也是带不走的。”他说,“还是吃萝卜吧。”


 


她唉声叹气地吃起萝卜来。他看着她吃。好一会过去后,她开口。


 


她小声讲,“我刚刚是不是提了很过分的要求?”


他说,“是有一点无理取闹。”


她嗫喏起来,“对不起…………”


他说,“这不怪你。”


 


她低下头去,“得了这个病以后,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小孩子了……你知道,我曾在阶级的那些小孩,从小都任性妄为惯了。而我渐渐返回去了……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理性处事,而是喜怒无常。我渐渐不像自己了……”


 


他拿起手册,仍是毫无波澜的语气念着,“第七十二条,困于情感会造成生产率的下降,公民应当避免这种无意义的浪费能量。第四百三十二条,面对死亡,智慧生物往往会经历否认、愤怒、交涉、抑郁和接受五个阶段。最后,智慧生物将重新找回安宁……”


“……然后呢?”她愣住了。


“这都是正常的情绪波动,毕竟终极事业是不同寻常的。”他合上手册,“不要太困于情绪了。”


 


他凝视着她苍白的嘴唇和皮肤下青蓝的血管,没能再说出点什么。“你一直是你。”


 


她的确病了。以前不是这样,以前的她总是说话多的那个。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说,那全是他闻所未闻的,历时轶事,社会人文。现在不如从前了。她的体力不像以前好,思想也不像以前活跃。思想活跃是一件非常消耗能量的事。


 


探病时间结束,他离开病房时,听到了护士在他身后的指指点点。不过是与适龄女性非法建立亲密关系,违背基因阶层配对之类的字眼。他从17号大门走出医院,径直往菜市场走去。他们的情况公立医院不收,因此只能长途跋涉到私立医院来。医院附近充满了给他这样的人住的旅馆,也有市场。旅馆床位便宜,只有医院一天的四分之一。


 


他买完白菜,掂量掂量。


 


“阿姨,您的枰有点不准。”他对卖菜的大妈说,“这颗白菜的净重量应该是2.45676788(15)kg。您应找我1.143743元,而不是1.2元。四舍五入,我应该退您1毛钱。”


卖菜大妈挑眉,“小伙子真是心算如神,刚正不阿!测量局的吧?”


“是的。”他在心里将曾经二字咽了下去。


“测量局的,公立医院不去,上这儿干嘛?”大妈问。


他感到窘迫。“法外配对者?”大妈又问。


他竟松口气,“阿姨真是心算如神。”


“小伙子,干什么这么冲动?各人有个人的领域,各就各位,社会才能安定……也罢,咱们这种没改造过的三等公民,冲动的机会都没有……”


 


他怎么知道答案?电工就应该和电工撮合一起,教师就应该和教师知道一起,测量员也是如此,这是基因就设置好的问题。他怎么就和她走在了一起,成了法外配对者?可能有人生来就是要违法的,这也是基因的问题……谁知道?他正神游着,又看见大妈捅他胳膊。


 


“她是什么人?”大妈压低声音。他指指上头。


大妈登时瞪大眼,“你可真是高攀啊!”


“她快死了。”他仓促地说。


“唉,人生无常啊!到了鬼门关,倒是众生平等……”大妈絮絮叨叨。见他已走,又朝他挥手,“明天有空来帮我修枰!”


 


他去医院看她。她看见他来,便高兴的从床上坐起来。


 


“嘿!今天带来什么新闻了吗?”


“行吧,我叫嘿。”他问,“你叫什么?”


她冥思苦想。“太长了,我记不住呀。”


“你是LW-000078。”他说。


 


他把盒饭放下,坐在床边。她好奇的视线直直打在他的背上。


 


“今天没有新闻。”他说,“我去帮卖菜的大妈修枰了,没有留意。”


她非常失望,“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他说。他一次往往只能专注于一件事。


“真的——没有——吗?”她请求的望着他。


 


他只好冥思苦想起来。


 


“白菜31块一斤了。”最后,他说。


 


于是她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撼动十一维。护士听到了吵闹,便请他离开病房。他在病房外来回踱步,忐忑地不断张望。她隔着门窗看到,朝他挥挥手。


 


她后来说,他的样子活像是等待家长来接的小孩。


他后来想,她打开饭盒的模样也活像是拆生日礼物的小孩。


 


他或许也病了。以前的他不是这样。以前他的头脑里,总是空白却又充实,麻木却又快乐的。那种空白让他精准测量到小数点后第16位,效率地成为生产线上的一部分。现在不如从前了。总有些念头毒蛇一般钻进他心中,叫他不得安生。胡思乱想是一件非常没有效率的事。


 


他也应该去看医生。医生会给他开一种药,吃完就好了,什么想法都不会有,心情愉快又充实。但他觉得,这样他就离她更远了。不光是离现在的她远了,离以前那个她也更远了。


 


她的确时日无多了。她孩子气地不停询问他各种事情,从社会新闻,到生活琐事,唯恐错过什么。但她衰退的记性却又让她记不住,因此她只是不断地提问,天真烂漫地提问。以前不是这样。以前的她总是教师,不是学生。而他在当了教师后,又感到自己实在难以胜任这一职位。


 


“嗨!你说,一个人要在人群中遇见另一个人,几率是多少?”这天,现在的她指着他问。


他说,“一个人每天都遇见许多人……”


“我是说,特殊的,特定的那一个!”她用尽全力地比划起来。


“特殊的……”他思考一下,“怎么个特殊法呢………”


“就比如我和你呀。”她捧着脸说。


“哦。”他说。


 


“萝卜脑袋!”她讲,“那你说,是什么让人与人相互吸引呢?”


“公民手册第八百八十四条……”他说,“自然四力包括强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电磁相互作用和引力相互作用……”


“那我们属于哪一种?”她天真地问,“咱们不也是宇宙的一部分吗?”


“不知道。”他说,“呃……也许类似量子纠缠……”


“那是什么?”


“相互纠缠的量子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即使距离隔得很远,也能影响彼此的行为……”话说到这里,他觉得实在是很没逻辑了。但他还得继续说下去,“只,只是个比喻,咱们,咱们也是宇宙的一部分嘛…”


 


“真有意思!”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说得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一样。要是你早生一千年,没准是个诗人呢!”


 


他脸红,大半羞愧,小半高兴。“都是手册上的话……”


 


“哎呀,你看,世界上有那么多适龄男女,”她微笑着,“为什么咱们走在了一起呢?”


“那可能是一个概率非常小的随机事件。”他说。


“完全是随机事件吗?”她说。


“你患上的这种绝症,”他说,“发病率是0.0333333333%。”


“这也是另一个随机事件咯?”她说。


“都是随机事件。生命也是在无数小概率事件的巧合组合下诞生的,不论是个体还是种族,都是如此。”他说,“手册上说,我们所在宇宙的许多物理常量,只要发生百分之一的改变,适宜生命的条件就会荡然无存。”


“那这么说,”她叹息道,“人生就是一长串随机事件的随机组合了!”


“事情就是如此。”他说。


“可事情要是发生,一定有它的理由,不是吗?”她执着的问着,“为何唯独是这些小概率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在你的身上?为什么有人能中彩票,你不能,有人终身健康,我不能?为何唯独是我们走在了一起?”


 


他摇头。职业习惯让他每天都会计算出许多数字。但这些数字到底有什么意义?他的大脑不是为了解答这个问题设计出来的。


 


她也困惑地望着天花板。“你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好像古人说,这叫人各有命。”


 


他拿出手册,真的在上面找到了索引。“公民手册第七百三十二条,”他念道,“相信命运是一件愚蠢的事,是智慧生物在随机事件的无意义性前无能为力的结果……”


她不满地瞪大眼,“说的好像现在咱们就能战胜随机事件的无意义性一样!”


他辩解,“我们和古人不同。我们的智慧高度发达,理性更加完备……”


“智慧!”她把头蒙到被子里,“大家都是一样要死。从来没有什么不一样。”


 


现在的她又打哈欠了。她的头脑不光是渐渐空白,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药物让她睡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困。她自嘲地说,好在以前的她早已提前办好了后事。他很害怕这样,他害怕她这次闭眼便不再醒来了。因此他也尽力地想多说一些话。虽然他的头脑是那样的缺乏创造力,只能念着从手册上阅读的句子。那些句子也没有前后论证,只是句子。他的出身没能让他真正接受通识教育,但他依然努力地想从这本陈旧的手册中读出点什么。以前的她说,他这点和别人不一样,是她喜欢他的地方。


 


她的健康状况一日不如一日,他的存款也渐渐见底了。卖菜的大妈送了他很多白菜,但是她却再也没有胃口吃了。她吊着点滴,平躺着,对他说:


 


“你!我是不是要死了?”


“你是要死了。”他答。


“那讲点什么吧。”


“说什么?”


 


“说说我的事吧。”她说,“白菜还会降价,我却从此绝版啦!”


 


于是他说起来。他的嘴不是为了能说会道设计出来的,社会也不需用他的头脑来传情达意。因此他只能说出一些笨拙的句子,他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白菜才12块一斤,现在都37了……他描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情形,那一天的湿度是多少,温度是多少,阿尔法以怎样的速度落下地平线,黄昏的光线以怎样的角度打在她的脸上。他是怎样体会自己的心率升高,快到120次一分钟………他不停地说着,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只是如果他不说的话,他感到自己无法忍受这寂静。寂静联系着死亡。


 


她闭着眼,嘴角弯着。


 


“其实不用说那么多的。”她轻声道。“我都明白的。”


 


他停下了,他的确也说不下去了。“明白什么?”


 


“你对我的心情是什么。”她说。


 


他困惑不解了。她坐起来,侧过脸,唇边带着笑意。她的脸庞依然年轻得发光,只是眉目已经很憔悴了。那双眼睛里依然洋溢着流动的神采,不过蒙上了死亡的轻纱。她坐起身,长发倾泻而下,于是他闻见了她身上消毒水的气味,看见了病号服下青白的血管。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端庄静美,让他一时间愣在了原地,因为这时他感到以前的她回来了。这愣神让他一时忘却了呼吸。


 


她轻轻地开口。


 


“你舍不得我走吗?”


“是的。”


 


“你会想念我吗?”


“会的。”


 


“你会一直记住我吗?”


“当然。”


 


“哪怕我今后不会在你的人生中出现,不会再对你发生任何直接影响?”


“这没有关系。”


 


“为什么?”


他答不出来。


 


“你真的不知道这种心情叫什么吗?”


 


她是那样无限温柔地望着他,让他几乎觉得自己在犯错了。他茫然地摇头。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她说。


 


他震惊地看着她。这时他又一次感受到了她身上对他的致命吸引力。这种吸引让他宁可放弃一切,尽管他从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口里的那些句子是那么美妙,尽管他从来听不懂其中的深意。她欲言又至后的空间是如此广阔,尽管他从来没有去其中遨游的能力。他的头脑不是为了理解此事设计出来的,而文化品位是一种阶层特权。但他知道那是美好的东西。


 


“这是什么意思?”他苍白着问。


 


她却没有直接回答。“我来告诉你一个词吧。是我住院之前在古籍中发现的。”她眼里盈满笑意,“你凑过来一点,我现在不太好动。对,再近一点。”他们挨得极近,几乎要面贴面了。再近一点就要触发警报了,因为他们没有法律权限。他看见了她脸上细腻的绒毛,感受到了她此间的呼吸,心脏在胸腔温热的跳动。“这个词能回答你我之间一切为什么的问题。”


 


“真的吗?”他屏气凝神,“为什么你之前没有对我说过?”


 


“因为那之后我便开始吃药了。”她说,“我也是才想起来的。说来奇怪,社会居然不再使用这个词。因为它是如此普遍,各种地区,各种国家的古语里都有记载。它在儿童最初学会的几个词里,智慧生物最基本的情感之一。——但那没有关系,现在这个词是只属于我们的语言。这个词是——”


 


她张开口,似乎将要发出一个A的音。他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然而这发音却突然卡住了。她突然低下头,呼吸急促起来,机器也发出滴滴的警报声。他不知所措地站立着。医生匆匆跑进,请他离开。病房的门关上了。


 


他在门口站着,直到一名值班的护士走来。


 


“今天的探病时间结束了,”护士说,“请您先回吧。”


 


他步伐飘忽地离开了医院,然而滴滴的警报声还萦绕在他心中。这滴滴声让他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


 


菜市场喧嚣,旅馆寂静。房费150块一天。白菜37块一斤。《尾巴切除法案》以4票之差被工党否决。天宫号5小时前在启明星3上着陆。CD-11区的经济增长率是4.5%。


 


他想,她要死了。


 


为什么?


 


《公民手册》第二百二十六条,生物会不可避免的走向死亡。


《公民手册》第一百八十一条,宇宙在不可避免的走向熵增。


 


但是为什么!?


 


他突然也像一个小孩那样不断地提起问来: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让我遇见她,又为什么让她离开我?世间众生无数,为什么疾病要降临在她头上?为什么是她离开,为什么是我送别?为什么我如此地魂不守舍,为什么我如此地心如刀割?


 


 


《公民手册》第七十二条,困于情感会造成生产率的下降,公民应当避免这种无意义的浪费能量。


 


《公民手册》第四百三十二条,面对死亡,智慧生物往往会经历否认、愤怒、交涉、抑郁和接受五个阶段。最后,智慧生物将重新找回安宁。


 


 


他心中的墙壁曾经雪白地涂着粉,如今却被莫大的哀伤击碎了。这些情感来的太晚了。因为他的头脑不是为了传达这些设计出来的。他不甘,他愤怒,他抑郁,他还想冲出去和医院交涉。为什么她生病了?为什么是绝症?为什么她没能说出那个被禁止的词?是不是因为我们是法外配对者?是不是这全都是阴谋的一环?而这愤怒和质问没有根据,不过是想给随机事件赋予缘由。


 


这时他明白了人生无常。古人如此,今人也如此。的确从来没有任何智慧生物能战胜随机事件的无意义性。战胜是一个伪命题。


 


可难道他只能认命?难道这件事情只能这样发生?难道死亡就是一切的终结?他在房间里不断地踱着步。不!不能结束!!不能这样结束!!——她还没有给他那个回答。


 


 


《公民手册》第三百六十二条,死亡以后,生物体的残骸成为生物地质化学循环的一部分。个体生物的死亡有助于种群的繁荣与新生,利于社会的新陈代谢。


 


 


《公民手册》第五百六十四条,孤立系统的能量永远守恒。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其它物体。


 


 


不能这样结束。他发了狂地想。她要离开,而他在这个世界无处可去。但一定能有其他地方,能让他们再度聚首!!宇宙中的能量不会增多也不会减少,他们是宇宙的一部分,他们也应当永恒不灭,不过是形式流转!蝴蝶效应,量子纠缠,波函数……不论什么!不管什么!曾构成他们的部分一定能再度相遇,以生命的形式……应该要有这么一个地方。必须要有!!


 


一定要有这个地方。不然这世界的存在便不具备合理性,他不承认这种世界。在遥远星系的另一头,波函数的浪潮中,无限可能性分支的一脉,漫长时间的随机事件组合里,一定要有这个地方………应该要有这么一个世界。电子质量9.10938188(72) x 10^-31kg、中子质量1.67492716(13) x 10^-27kg、质子质量1.67262158(13) x 10^-27kg、原子质量单位1.66053873(13) x 10^-27kg、阿伏伽德罗常数6.02214199(47) x 10^23mol^-1…………那些曾经在公民手册的附录上看到的数字全数涌出,在他脑海里呼啸而过:电子伏特 1.602176462(63) x 10^-19J、核磁子5.05078317(20) x 10^-27 J·T^-1、万有引力常数6.673(10) x 10^-11 m^3· kg^-1 S^-2 、光速2.99792458 x 108 m·s^-1 、真空介电常数8.854187817 x 10^-12 F·m^-1……适合于生命的物理量值,恰好能让智慧生物诞生的宇宙常数……精细结构常数7.297352533(27) x 10^-3、法拉第常数 9.64853415(39) x 10^4 C·mol^-1、哈特里能量4.35974381(34) x 10^-18 J、普朗克常数6.62606876(52) x 10^-34 J·s、普朗克波长1.6160(12) x 10^-35 m、普朗克质量2.1767(16) x 10^-8 kg、普朗克时间 5.3906(40) x 10^-44 s……如果百分之一的变化,生命就会荡然无存的精细数字……里德伯常数10 9.73731568549(83) x 10^5 m^-1、汤普生截面0.665245854(15) x 10^-28 m^2、维恩位移定律常数 2.8977686(51) x 10^-3 m·K、玻尔磁子9.27400899(37) x10^-24 J·T^-1、磁常数 4p x 10^-7……刚刚好的领域,金凤花的宇宙…… 基态氢13.6057 eV、约瑟夫常数4.83597898(19) x 10^14 Hz·V^-1、玻尔半径0.5291772083(19) x 10^-10 m、元电荷1.602176462(63) x 10^-19 C、玻尔兹曼常数 1.3806503(24) x 10^-23 J·K^-1、康普顿波长2.426310215(18) x 10^-12 m、氘核质量3.34358309(26) x 10^-27 kg、摩尔气体常数8.314472(15) J·K^-1 mol^-1………………一定要有符合这一切的这么一个世界!必须要有!有!有!!!


 


那个世界会有一颗像现在这样的孕育生命的星球。那颗星球将在炽热的气体云中诞生,像一颗钻石一样从星云,小行星撞击和高温气体中缓缓呈现。它将冷却,它将经历板块运动,它将拥有可以呼吸的大气,它将拥有液态水的海洋。它的恒星也许不叫阿尔法。它的卫星也许不是三个而是一个。它也许不像这里,没有四大洲,而是七大洲。它也许不像这里,海洋不是50%,而是70%。它的土地上将进化出和他们类似的智慧生物。他们也许在进化中割舍了尾巴,但同样直立着行走。他们的皮肤也许黄,白,黑,而不是青白。他们不着一物的来到世上,但很快就会穿上兽皮,麻布,绸缎,化纤制服。他们将进化出文明,他们将建立起国家,他们将发展出不同的语言。他们的口音也许拗口,也许流利,也许奇特,也许自然,他们将用轻柔的、热烈的、委婉的、寒暄的、激情的语气交谈。这一切需要多久?四十五亿又四千三百万年,四十五亿又四千三百万年。那时这个星球上的智慧生物将有足够的心智水平,将有璀璨的文化和完备的语言去探讨那个她没能告诉他的解答。儿童最初学会的几个词里,生物最基本的情感之一,那个人类永恒的话题……只要宇宙给他四十五亿又四千三百万年!


 


于是他便能看到她从草原,森林,溪谷,花海里朝他走来。青草是她的长发,树枝是她的躯干,流水是她的眼眸,花朵是她的微笑,她将身被纤维,羽毛,鳞片,兽皮,或者不着寸褛。而他将是一尾游鱼,一块石头,一束野草,一堆块茎。她的手指又将抚上他的脸颊,质感柔滑或者粗糙,纤柔或是有力。她将开口,声音或如黄莺鸣啭,或如草木摇曳。或如风声猎猎,或如水声潺潺…………


 


那时,他便能听到她未能说完的解答了。


 


只要能在无限平行宇宙里的一个分支中,宇宙数百亿年的一个瞬间里,无限趋于0的小概率事件的无限趋于0的可能性组合里,构成他的几十亿原子之一能与构成她的几十亿原子之一再度聚首就行了…………只要在另一个世界,能有这么一点点的相遇,那就够了!够了……


 


这就是他余下的生命里全部的慰藉了。正是分离的绝望让他突然恳求起了这一点点的命运。


 


他的确也是病了。不然他是不会如此无理取闹的。


 


这天夜里他无法入睡,好像头脑里有一万个超新星同时爆炸。然而星团之间彼此远离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距离如此之远,光线也无法追及。她的能量渐渐消散了,他一切的神经元最终都隔绝在彼此的黑暗里,世界归于冷寂。


 


第二天他到医院去。工作人员递给他一个小盒子。


 


“根据她的要求,我们保留了她百分之十的原子。”


 


他道了谢,把她带回了家。他坐下,将她放在桌上,反复打量。


 


恒星的光芒逐级减弱地打在金属盒子上,反射出冷冷的光。


 


 


FIN


 


 


 


后记欢迎点开开头链接观看我呕心沥血写的作品简介:


http://www.wcsfa.com/wlkhds_detail.php?id=289




说实话 这个征文也就是顺手一投 结果特别一波三折 算了总算是发出去了 随便吧 我要和爱情小说和平分手


和爱情小说很不愉快的外遇经历让我明白了真爱所在


我要继续写讽刺小说了